可行性報告 商業計劃書 項目建議書 項目申請 資金申請 立項報告 穩評報告 節能報告 特色小鎮 產業規劃 PPP項目 實施方案 市場調研 企業融資 IPO上市 行業研究 鄉村規劃 文化旅游
您現在的位置:中經市場研究網 >> 企業動態 > 正文

拖欠4億元股權轉讓尾款 海聯訊兩任大股東糾紛難破解

來源:證券日報 更新日期:2019-06-13 10:10:55

正文

  ■本報記者 趙琳 見習記者 林娉瑩

  海聯訊原大股東中科匯通(深圳)股權投資基金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科匯通”)與公司現第一大股東深圳市盤古天地產業投資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深圳盤古”)的股權轉讓尾款逾期糾紛再次生變。

  日前,海聯訊公告稱,因深圳中院受理了深圳盤古的股東、連帶責任保證人——深圳市盤古天地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盤古天地投資”)提交的確認相關協議仲裁條款無效申請,原定于6月4日開庭的關于雙方股權轉讓尾款糾紛的仲裁庭被取消,仲裁程序中止。

  此前,因深圳盤古未履約支付海聯訊股權轉讓的尾款,中科匯通向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以下簡稱“國際經貿仲裁委員會”)提出仲裁申請,并向法院申請了財產保全。目前,深圳盤古和盤古天地投資的部分資產已被凍結。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采訪時,中科招商聯席總裁楊天歌表示:“待深圳中院對確認仲裁協議無效一案作出生效裁判后,仲裁程序即予以恢復。”

  4億元股權轉讓尾款逾期

  據海聯訊此前公告,該糾紛的起因還得回溯至2018年1月份。彼時,海聯訊原第一大股東中科匯通擬向深圳盤古轉讓其持有的全部海聯訊股份合計9998.63萬股,總價11.04億元;2018年5月份,深圳盤古向中科匯通支付了7億元的股權轉讓首款,雙方完成股份過戶登記手續。

  至此,深圳盤古以29.85%的持股比例成功“上位”海聯訊第一大股東,但余下的4.04億元股權轉讓尾款卻沒有如期到位。

  之后,為追回逾期尾款,中科匯通與深圳盤古先后簽署了《股權轉讓協議之補充協議》和《股權轉讓協議的補充協議二》,約定了相關還款事宜和違約責任;此外,深圳盤古的股東盤古天地投資及實控人徐鍇俊與中科匯通簽署了《保證合同》,就該尾款債務提供連帶責任保證。

  然而,再多的協議也沒能使尾款順利到位。因此,中科匯通不僅向國際經貿仲裁委員會提出了仲裁申請,還向深圳市龍崗區人民法院(以下簡稱“龍崗法院”)提起了財產保全申請。今年3月7日,龍崗法院出具民事裁定書,實際凍結深圳盤古名下一銀行賬戶2381.1元,凍結額度為4.4億元。有相關從業人士對記者表示,“這個情況的話,可能是公司的這個賬戶目前只有這么多金額可以凍;但理論上,如果開始凍結,是會把4.4億元的額度都凍完的,也可能會是分批凍結。”

  據透露,除深圳盤古的賬戶資金外,其連帶保證人——盤古天地投資持有的多家公司股權也已被凍結。從記者所得資料看,被凍結的股權內,就包括了海聯訊第一大股東深圳盤古64%的股權。

  對此,中科匯通方面對記者表示:“公司本著誠實互信的原則,在提起仲裁過程中仍積極同對方溝通聯系,意圖尋找能夠盡快解決糾紛的雙贏方案,但效果不彰。現已著手在財產保全程序中全面查控對方財產。”

  兩任股東糾紛未解

  中科匯通的“追債”之路并不順遂。日前,海聯訊公告稱,因廣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受理了盤古天地投資關于確認其與中科匯通簽署的《保證合同》、《補充協議二》中約定的仲裁條款無效的申請,仲裁庭取消了原定6月4日開庭審理的股權轉讓及保證合同爭議案,中科匯通提請的仲裁程序遭到中止。

  而深圳盤古可能存在的資金問題,或是其多次“耍賴“不還款的主要原因。據Wind數據顯示,當前,深圳盤古持有海聯訊股票的質押率已經高達99.59%,被質押股數占公司總股本的29.73%。其中,被質押于張家港市南豐農村小額貸款有限公司的股份有6300萬股,質押用途為融資,被質押于中科匯通的股份則為3658.05萬股,兩次質押起始日期皆為去年5月4日,正是深圳盤古獲得上市公司股權的次日。

  但令人感到疑惑的是,中科匯通方面對記者說明稱,在轉讓上市公司股權時中科匯通已盡可能對深圳盤古的資金狀況進行了解,其認為對方經營狀況正常并具有履行能力。為了解情況,記者向深圳盤古發去采訪提綱,截至發稿未得到回復。

  相關資料顯示,深圳盤古隸屬于盤古天地集團,該集團主營業務為提供互聯網基礎架構服務,包括數據中心架構、技術服務架構和骨干網路。官網顯示,其前身深圳市盤古數據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目前集團旗下有盤古運營、盤古天地投資、云星數據和云星網絡傳輸等下屬企業。

  談及深圳盤古拖欠股權轉讓尾款產生的影響時,中科招商方面坦言道:“對方逾期付款確實對中科匯通及中科招商集團流動性帶來了一定影響,在今年年初,中科匯通及中科招商集團已對該筆應收賬款做了充分預計和準備。”

  上市公司難逃“波及”

  實際上,因兩任大股東尾款糾紛事關上市公司的股權轉讓,很難說不會對公司產生影響。據海聯訊此前公告表示,因盤古天地投資申請確認仲裁協議效力一案未審結,其結果將直接影響國際經貿仲裁委員會對股權轉讓及保證合同爭議案是否有管轄權,以上兩案件的后續審判結果、判決執行情況均存在不確定性,可能會導致深圳盤古所持公司股份發生變動。

  而在接受采訪時,中科匯通就表示:“對于(深圳盤古)所質押給我公司的(海聯訊)股票,屬于權利質押,依照《物權法》和《擔保法》相關規定,中科匯通可以與深圳盤古協議折價清償債務,也可拍賣、變賣該股票。”

  對于該事項對公司可能造成的影響,海聯訊方面對記者表示,“目前公司經營情況正常,上述事項未對公司經營產生重大不利影響。公司密切關注上述事項的進展,并會及時履行相關的信息披露義務。”

  但是,海聯訊自身也承擔著一定的經營壓力。之前,公司就曾因營收出現連續三年下滑而收到深交所的問詢函;此外,海聯訊還在今年第一季度中坦言,“受市場環境和季節性因素影響,預計公司存在2019年半年度累計凈利潤虧損的可能性”。對于半年度業績的預虧,海聯訊方面并未進一步回應,只表示以公告內容為準。

上一篇:得潤電子回復深交所年報問詢函 毛利率連續5年下滑盈利能力引關注
下一篇:孫宏斌又喊樂視還錢了!融創要求償還32億 85后董事長能否拯救樂視

足彩半全场投注策略